我的家史

家史

我的家乡,是河南省项城市付楼村。它离镇上大概坐公交只需30分钟,在这里,留下了我祖辈成长的每一个脚印,走过这里,想起长辈们给我讲起他们的有趣往事,心酸往事。

我们村可谓山清水秀,山环水绕。家乡的空气永远都是那么清新,那么亲切。虽然有的时候会飘来一股乡下特有的味道。村子的前方现有高速路。房子的后面总是会有几天水沟,里面总是存在着各种千奇百怪的生物。虽然我没有经常回老家,但是回老家的几次总是印象非常深刻的,因为非常有趣。

40年代,我们村里发生了非常大的饥荒,夏秋两季大部绝收,村里沿途饿死,病死的不计其数。听我曾姥爷说我们隔壁的有个老头子饿的实在没办法把自己家的小孩都吃了,我当时听了简直震惊到不行,真的好恐怖,好吓人啊!

卒落在我们村后面的是层峦叠嶂的山脉,虽然不是很高,但却特别多,而且山上的树木十分茂盛,树木主要有两种——杉树和茶树,这两种都是很有利用价值的,每年秋天我们村都会组织砍掉一批较大的杉树,每户人家至少得出一个劳动力,砍了后,再每家每户按人口分。人们可以利用它们建房子或是卖了,那些被砍掉的枝条,人们可以托回家来烧,尤其是买不起煤的老人们,便靠这些枝条生火。过去,人们都不用煤,就是靠后面的山,每天都得去砍柴生火。

我们村有310多户人家,1000多口人,在当地应该算是一个较大的村落,在当地也是挺有名气和威望的,当地人一提到水北镇,后面便不自觉地会加上水南桥。我们村300多户人口都姓黎,在当地可是个大姓哦。

村民们大都靠种地谋生,春天人们都种量的菜,每次赶集,也就是每日的2、5、8。他们便天还没亮,就借着月光,挑着一担菜到镇上去卖,等到麦子丰收时,他们便留下一部分自己吃,剩余的全部都卖到镇上的仓库里,只要不发生什么大的洪旱,人们便足以养家糊口,日子应该说还过得殷实。

从90年代起,由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吸引,许多年轻人都放弃读书而跑到如深圳、浙江、广东等地打工去了,近些年来,又有大批中年人到市区较发达的地方开黄包车,靠出卖自己的体力赚钱。他们带着自己的妻儿,寄住在市区的一些贫民区,那里的住的大部分是来自农村的,每天他们都踏着黄包车载人,夫妻俩轮着载,你上午载,他下午载,你还别说,他们这样赚得还挺多的。

年青人在外地打工,中年夫妻又到市区里开黄包车,村里剩下的全是老人和孩子了,整个村庄显得空荡荡的,田里全是荒芜一片,一切都是那么寂寥,许多房子都是长累月地关着,没有了人气,整个村庄显得暗无生机,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

人们一旦在外面赚了钱,便会回来建房子,由于中间全是那些用木块,土砖做成的老房子,所以他们的新房子便往四周扩散。于是那些老房子便形成了空心窟。中间全都集中了那种古屋,散发出一种深沉的阴气,没有了人气,显得特别可怕

伯母们如今经常会给我们讲那时候的事,她们说一回想起来就浑身发抖,她们总说那时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折磨,后来还没等到父亲成亲,祖母便逝世了,享年五十多岁,所以我母亲根本没祖母有见过祖母,更不用说我了。

母亲是一位典型的传统女性,勤劳、善良、忠实……,我们姐弟三个被我们的爸爸妈妈一人拉扯大的,妈妈就凭自己的一双手,爸爸在外赚钱,辛辛苦苦把我们带大,却从没有任何埋怨。

愿我的家乡能够更加富裕和美好。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