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野大学英语3课文翻译

UNIT7

“我19岁看到了未来,并将我的所见当作我事业的基点,结果证明我是对的。”──比尔·盖茨

他是当今世上最著名的商人、最有钱的富豪──1997年他的资产预计为400亿美元。

毫无疑问,他与托马斯·爱迪生、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以及其他改变世界的伟人属于同一行列。

这个自称为“黑客”的人主导着个人计算机革命,并在这一过程中使整个世界现代化。

的确,将他划入任何其他行列,都可能大大淡化他对世界的影响。

盖茨的成功源自他的人格:他才华横溢、冲劲十足、争强好胜,这些加在一起令人难以置信,有时甚至令人畏惧。

当这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走过微软大楼的走廊时,他身边的人和物就像被打开了电源,充了一万伏电。

盖茨树立了榜样,微软的员工紧随其后。

他的工作安排暗示着他对员工的期待。

这位“微软校园”的“校长”经常每天工作16小时。

的确,如果说盖茨的风格与他人有别的话,那就是他把握时间的技能。

节约时间、精力充沛和专心致志是他的突出特点。

他一会儿充当技术时代的国际代言人,一会儿在微软总部谋划经营策略,充分利用每一分钟,最大限度的开展工作。

他总是准时,总是处于高速运转状态,他习惯利用白天的点滴空闲进餐、与朋友交谈或娱乐。

微软人笑话他的接待员是天底下最勤奋的人。

事实上,他有几个接待员。

他或许需要有人专门安排他的旅行计划和去国外的签证。

说到旅行,他节约钱和时间也是出了名的。

出差时,他尽可能坐普通民航飞机;为了节省时间,他从不托运行李。

接待他的东道主也发现,他住在城里时他们很省钱。

他的时间表上没有计划旅游的时间,日程表上也没有游览或观光计划。

有的只是工作,工作,工作。

另一个使他与众不同的特质是他令人难以置信的“多任务操作”能力。

他办公时使用两台电脑,一台开有多重窗口以编排从英特网上不断接收的数据,另一台处理他接收的数以百计的电子邮件。

甚至他在用可视电话主持会议时,还能审核数据。

盖茨主要通过以下三种方法来经营他的公司:他每天(和每晚)发出100封或更多电子邮件;

他大约每月与由专家和顾问组成的高层管理委员会会晤一次;

更重要的是,他每天召开两三个小型碰头会,接连与会的是研发公司各种产品的团队。

他不作指名道姓的个别谈话,也不作太多的表扬,只作顺时针方向的圆桌会谈,仔细听取每个人的意见。

遇到不太明白的说法,他就询问甚至质疑他的手下。

“请就此明示,”他会这么说,希望把不清楚的地方弄明白。

他作出的每个决定,都是基于对其价值的了解。

他不需要依赖个人权术。

比尔·盖茨读六年级时,他父母送他去看心理医生。

一年后,经过多次看医生和检查,医生有了结论。

“您管不了他的,”他对盖茨的母亲玛丽说。

“最好接受现实,打他是不管用的。”

自从盖茨从哈佛退学转去攻克计算机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22年来他一直是那些企图挤进这个市场的竞争对手的死敌。

1975年初,他19岁,还在哈佛大学读书,他和保罗·艾伦写了一份程序设计语言的编译程序,供MITS (微仪表和自动系统公司)的Altair电脑用,这是第一台商业个人电脑。

盖茨是个勤奋的编码者和竞争对手,而艾伦却是个充满幻想的梦想家,正是他们的这种密切关系给微软垫定了第一块砖。

1976年,盖茨开始许可计算机生产商直接配销微软软件产品,这大大增加了微软的利润。

尽管MITS很快就关闭了,微软却已吸引住了新的顾客,还包括当时一些小硬件公司,如苹果公司,柯摩多尔公司和坦迪公司。

1980年,IBM(美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邀请微软为其新产品即IBM个人电脑(IBM PC)编写一整套程序设计语言。

盖茨提议微软也可以生产操作系统(即微软磁盘操作系统,MS-DOS)。

于是IMB PC和MS-DOS便捆绑在一起,并于1981年8月面世。

整个20世纪80年代,微软稳定发展。到了90年代,MS-DOS已出口到世界各地,成了独霸全球的软件平台。

到1995年,全世界大约85%的个人电脑使用微软操作系统。

如今,“微软校园”成了新思想和新产品的“家园”,产品数量目前超过200种。

其雇员迅速增加到将近18,000人,利润达到60亿美元。

到1992年,至少有3,400名微软雇员因持有微软股份而成为百万富翁。

盖茨说,他希望再经营微软十年,并许诺之后会将主要精力放在家庭和捐赠自己的钱财上。但是这不会是你听到他的最后的故事。

在发达国家,几乎人人都已使用或正在使用含有他的部件的产品。人们借用微软浏览器上网,观看梦工厂带来的影片。

人们唯独不知道的是,不久的将来他还会干什么。

UNIT8

起初,这对人们绝对是个震惊。

有消息称科学家已经成功克隆了一只成年哺乳动物,一项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不可能的成就。这一传闻引发了每个人的想象。

克隆多莉(一只相貌无奇的绵羊)的实验过程,从理论上说也同样适用于克隆人类。

一个克隆人的世界突然间近在咫尺,

科幻小说变成了现实。

此消息宣布之后,为了一个未知世界,一个充满各种不可思议的可能性的未来,各国政府立即起草指导方针。

克林顿总统命令一个全国委员会研究克隆在法律和道德上的含义。

在欧洲,大多数国家都已禁止克隆人类,各国领导此时也开始研究克隆其他物种的道德含义。

就像相对论、原子裂变和第一次太空飞行一样,多莉的出现给科学家、政治家和哲学家们提出了一长串难以解答的难题。

关于克隆的奇怪问题不断涌现。

首先,为什么有人想克隆人类?

专家们考虑得最多的关于克隆人类的情形可以分为两大类:1)父母想要克隆孩子,要么是想为面临死亡威胁的孩子提供移植器官,要么是想代替那个孩子;2)成年人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想要克隆自己。

是否可能克隆死去的人?

有位专家说,如果是刚死去不久,也许就可能。

所使用的克隆方法要求将一个卵细胞和一个含有被克隆人的DNA的细胞核相结合。

(DNA是一种含有我们的基因信息的狭长带状分子。)

这就意味着细胞核必须保持完整。

而人死之后,细胞死亡,细胞核就开始分裂。

但是,的确,至少从理论上说克隆死去的人是可能的。

克隆的人会和母本一模一样吗?

相同的基因不会复制出相同的人。任何认识一些双胞胎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事实上,双胞胎相像的程度胜于克隆人,因为他们至少在母体内分享过相同的环境,通常也在同一个家庭里被抚养长大,等等。

父母可能克隆出一个面貌与第一个孩子相似的人,但是所有的证据都表明,这两个人的个性会有很大差异。

一出生就被分开的双胞胎,有时可能有相同的个性特征,但是这样的特征出现在克隆的儿子或女儿身上,却只能令人想起失去的孩子。

即使从生物学的角度看,克隆人也不会和“母本”一模一样。

比如,克隆人的细胞可能会有来自卵子而非被克隆人的能量加工机制。

然而,在母体和克隆体之间存在的身体差异大部分都很小,需要在设备精良的实验室里才能测定。

唯一可能的例外就是生育能力。

成功地实施了克隆多莉的科学家们也不敢肯定多莉是否能生育。

他们会等到多莉到了生育年龄时再确认这一点。

如果父母决定克隆一个孩子以获得器官,那会怎样?

多数专家都认为,如果一个孩子感到自己只是作为一个器官捐赠者来到这个世界,那他的心理可能受到伤害。

但也有为了进行一些非致命器官的移植而生育第二个小孩的父母,对此许多专家也并不反对。

克隆可以将组织适配率从25%提高到将近100%。

如果把被克隆的动物用作器官捐赠体,那我们就不必担心为器官移植而克隆双胞胎了。

例如,猪的器官就和人类的差不多大小。

但是人体会排斥并破坏来自其他物种的组织。

为了克服这一障碍,一家公司正在试图改变猪的基因码,以避免猪的器官受到排斥。

如果该公司的技术人员成功的话,那么用克隆技术来繁殖这样的猪比用现行的方法更为有效。

克隆的人将如何称呼其DNA捐赠者?

称呼“妈妈”不正确,因为提供卵子并生下婴孩的女子才更有资格被称为母亲。

称呼“爸爸”也不对。

传统意义上的父亲只提供孩子身上一半的DNA。

朱迪斯·马丁在用笔名“礼仪小姐”撰写的著作里建议这样称呼:“尊敬的先生/夫人”。

为什么呢?

“不论他们用什么方式将你带到这个世界,”她说,“人总得尊敬自己的祖先。”

这样做还是留下了一些词汇上的难题。

一本词典的主编说,名词“被克隆者”听起来不错,但却不够明晰。

他更愿意用“母本”和“副本”。

克隆对社会还有什么其他含义?

最让人担心的不是克隆本身,而是基因工程──即根据特定的要求故意改变基因来创造人类。

具体地说,有些专家担心会出现一个新的(和不被尊重的)社会阶层,即“克隆阶层”。

有位专家相信,这一情形类似于16世纪时的一种情况,当时的欧洲人对如何对美洲的陌生居民进行归类感到困惑,并无休止地争论他们究竟是不是人类。

问题不胜枚举,而人们只是刚刚开始探询克隆技术出现后的世界的未来。

UNIT9

起初,这对人们绝对是个震惊。

有消息称科学家已经成功克隆了一只成年哺乳动物,一项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不可能的成就。这一传闻引发了每个人的想象。

克隆多莉(一只相貌无奇的绵羊)的实验过程,从理论上说也同样适用于克隆人类。

一个克隆人的世界突然间近在咫尺,

科幻小说变成了现实。

此消息宣布之后,为了一个未知世界,一个充满各种不可思议的可能性的未来,各国政府立即起草指导方针。

克林顿总统命令一个全国委员会研究克隆在法律和道德上的含义。

在欧洲,大多数国家都已禁止克隆人类,各国领导此时也开始研究克隆其他物种的道德含义。

就像相对论、原子裂变和第一次太空飞行一样,多莉的出现给科学家、政治家和哲学家们提出了一长串难以解答的难题。

关于克隆的奇怪问题不断涌现。

首先,为什么有人想克隆人类?

专家们考虑得最多的关于克隆人类的情形可以分为两大类:1)父母想要克隆孩子,要么是想为面临死亡威胁的孩子提供移植器官,要么是想代替那个孩子;2)成年人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想要克隆自己。

是否可能克隆死去的人?

有位专家说,如果是刚死去不久,也许就可能。

所使用的克隆方法要求将一个卵细胞和一个含有被克隆人的DNA的细胞核相结合。

(DNA是一种含有我们的基因信息的狭长带状分子。)

这就意味着细胞核必须保持完整。

而人死之后,细胞死亡,细胞核就开始分裂。

但是,的确,至少从理论上说克隆死去的人是可能的。

克隆的人会和母本一模一样吗?

相同的基因不会复制出相同的人。任何认识一些双胞胎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事实上,双胞胎相像的程度胜于克隆人,因为他们至少在母体内分享过相同的环境,通常也在同一个家庭里被抚养长大,等等。

父母可能克隆出一个面貌与第一个孩子相似的人,但是所有的证据都表明,这两个人的个性会有很大差异。

一出生就被分开的双胞胎,有时可能有相同的个性特征,但是这样的特征出现在克隆的儿子或女儿身上,却只能令人想起失去的孩子。

即使从生物学的角度看,克隆人也不会和“母本”一模一样。

比如,克隆人的细胞可能会有来自卵子而非被克隆人的能量加工机制。

然而,在母体和克隆体之间存在的身体差异大部分都很小,需要在设备精良的实验室里才能测定。

唯一可能的例外就是生育能力。

成功地实施了克隆多莉的科学家们也不敢肯定多莉是否能生育。

他们会等到多莉到了生育年龄时再确认这一点。

如果父母决定克隆一个孩子以获得器官,那会怎样?

多数专家都认为,如果一个孩子感到自己只是作为一个器官捐赠者来到这个世界,那他的心理可能受到伤害。

但也有为了进行一些非致命器官的移植而生育第二个小孩的父母,对此许多专家也并不反对。

克隆可以将组织适配率从25%提高到将近100%。

如果把被克隆的动物用作器官捐赠体,那我们就不必担心为器官移植而克隆双胞胎了。

例如,猪的器官就和人类的差不多大小。

但是人体会排斥并破坏来自其他物种的组织。

为了克服这一障碍,一家公司正在试图改变猪的基因码,以避免猪的器官受到排斥。

如果该公司的技术人员成功的话,那么用克隆技术来繁殖这样的猪比用现行的方法更为有效。

克隆的人将如何称呼其DNA捐赠者?

称呼“妈妈”不正确,因为提供卵子并生下婴孩的女子才更有资格被称为母亲。

称呼“爸爸”也不对。

传统意义上的父亲只提供孩子身上一半的DNA。

朱迪斯·马丁在用笔名“礼仪小姐”撰写的著作里建议这样称呼:“尊敬的先生/夫人”。

为什么呢?

“不论他们用什么方式将你带到这个世界,”她说,“人总得尊敬自己的祖先。”

这样做还是留下了一些词汇上的难题。

一本词典的主编说,名词“被克隆者”听起来不错,但却不够明晰。

他更愿意用“母本”和“副本”。

克隆对社会还有什么其他含义?

最让人担心的不是克隆本身,而是基因工程──即根据特定的要求故意改变基因来创造人类。

具体地说,有些专家担心会出现一个新的(和不被尊重的)社会阶层,即“克隆阶层”。

有位专家相信,这一情形类似于16世纪时的一种情况,当时的欧洲人对如何对美洲的陌生居民进行归类感到困惑,并无休止地争论他们究竟是不是人类。

问题不胜枚举,而人们只是刚刚开始探询克隆技术出现后的世界的未来。

UNIT10

我和约翰·布雷尔初次见面时,我俩都已60出头了,不过,较之别人,他对我的人生影响最大却是事实,并且我害羞的毛病也主要归咎于他。

卡丽舅妈是我最喜欢的亲戚,也是我最喜欢的权威人物。

她总是一脸笑容,满口赞美之词,随时宽容他人的失误。

对我而言,她只有一个缺点,即她也是约翰·布雷尔的姨妈。约翰是她住在格洛斯特郡的妹妹的儿子。

卡丽舅妈总是称他“我的另一个外甥小约翰”,而且总是提起他。

在我意识到之前,我与小约翰可能已被比较了无数次了。

我能清楚记得的第一次,是“卡丽舅妈的另一个外甥小约翰”与我同一天上学,而且他喜欢上学就像鸭子喜欢水,

而我的第一天却是灾难性的。

而且灾难持续不断。

他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孩子,学数学长进很快,解高等数学题轻而易举。而我几乎总是跌跌撞撞,连学百分数都很费力。

于是我开始害怕卡丽舅妈来访,因为她老是比较我们俩。

时间在继续,我们之间的比较也在继续。

通过放假时大人们的谈论,上学时大人之间的通信,我总能随时了解约翰的进步。

在这样的挑战下,我终于开始寻找我最擅长的事情。

当我发现我擅长写作时,我就用心地提高我的写作水平,置其他一切于脑后。

我只要写作,让约翰去拥有所有其他的吧。

我创作的故事,多半与科技相关,本质上是科幻小说。

都是关于火箭、航天飞机,诸如此类把人送上天的东西。

对自己的性格作了点分析后,我认识到我的这些故事就是自己愿望的延伸,我想愈升愈高,直至超过约翰·布雷尔。

在以后的40年里,有三四次我在报上读到约翰·布雷尔的消息。

他当时在做支持大型科学项目的数学研究工作。

这种职业不太会招来多少公众注意,但偶然见诸报端的报道却描绘了他一步步成功的故事,直到退休。

另有一次,有一半专栏报道了他,说他最后的工作是将太阳能用于将卫星送入轨道。

他在波斯湾某国为一个政府部门工作。

而那时,我也在自己的行业获得了成功,写了30本畅销小说,其中无一失败之作。

后来,那一年的11月,我正在一家俱乐部喝酒,等着吃饭。

一声咳嗽令我转头张望。我看见一个矮矮胖胖的人,小小的鼻子看上去难以支撑沉重的眼镜框架。

他叫了我的名字,显然不太自在,而我也不情愿地说是我。

自从我有了点名气后,偶尔也有陌生人向我打招呼。

然后无论他们说什么,我总是感到十分窘迫。

“你—不—不—认识—我—我,”这个矮小男人结结巴巴地说。

“我叫约翰·布—布雷尔。我们都—都有一个亲戚,卡—卡罗琳·莱西。我过去常常听她提起你,”他笑着说。

“你知道……我一直以为,你至少八英尺高,很英俊,生气勃勃,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能干。”

说着话,他的笑容扩散开来。

“真的,”他说,“卡丽姨妈写的那些关于你的信,弄得我几乎要自杀了。渐渐地,我就不愿听到你的名字了。”

听说他那么多年之后突然见到他我有点吃惊。“与你母亲过去常写的关于你的信相比,”我说,“那些信算不了什么。

每次信都告诉我你的计算题做得对。我总是把你想成一位光辉典范,九英尺高,比罗伯特·泰勒英俊,比丘吉尔聪明。

所以,那些信是互相夸奖对方的,对不对?”

“对我来说更糟糕,”他说。

“我一向是小个子,过去总是戴着这东西。”

他摸了摸自己的眼镜。

“而你呢,魁梧、英俊,还很聪明。我总得做点什么,而我能做的就是计算。我拼命取悦于他人,我几乎可以说,”他似乎有点怨恨地说,“就是因为你,我做了一辈子的算术!”

“把算术换成写作,你就知道我的情形了,”我说。

我俩相对而视,脸上挂着相同的表情。

也许,我俩都明白了,我们坐着的这个地方,并不是人生失败的人出没的地方,对于男孩子来说,无论他们现在什么样,偶尔的鞭策并非一件坏事。

我们都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两人之间的对抗情绪荡然无存。

虽然都没说话,但我知道,我们在举杯纪念我们的卡丽舅(姨)妈。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