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宗气功归一清净法

峨嵋派---真传归一清净法

周潜川

清静归一法适于阴虚、火逆的人练。阴虚、火逆的主要症状是怕热、失眠、多梦、烦躁不宁、善怒、面如酒醉,或面色青苍,眼内有红丝,或白眼膜黄色昏浊,五心出汗,盗汗,头昏,手足时发微烧,小便每觉余滴未完,自觉上重下轻,或者两腿疲乏等。

坐的方法一般以自然盘,单盘为方便入门,能够双盘最佳,上坐前必须清除大小便,冬天必须注意保护膝盖暖和,开始可以先活动一下腿骨韧带,脊柱等,坐出尤其避背后冷风,下坐坚决不能饮冷,还需要按摩膝盖,腿部关节,以疏通气血,叩齿36次,然后顺逆时针转舌头搅动18次,把干净的津液分三次吞入下丹田,按摩头部,以及后颈风池风府等穴位。最后默念30代虚靖天师的口诀“神返身中气自回”,双手收回丹田,意想元气回归丹田,气感减弱就恢复正常。

兹各述握手方法和练功法如下。

1.两手掌心向下,两掌交叉于虎口,右手大拇指贴在左手掌无名指和小指的歧缝之间,掌心的横纹之上,同时右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顺手自然地轻轻挨联着,贴在以左手背上的四个凸起的掌指关节骨和手腕之间的左手背上,小指和无名指傍掌指关节骨方向,食指和中指傍向手腕。

这样轻轻把手握好,放在小腹之下,或放在盘腿之上,要舒适自然。练功有了基础之后,两手会逐渐自动握紧,如有一种潜力吸着。再坚持练下去,会自觉两手空空,好似没有形迹,手不存在。这时千万不可惊奇,或者张眼查看,以免分散念头,影响入静。

2.把上坐的姿势、盘坐、竖脊、含胸、垂帘、握手、柱舌(舌抵上腭)等一系列身相调整好之后,全身必须放松,从容不迫,轻松愉快。

3.坐好之后,长呼2--3口气,只向外吐出,不吸气,使内里的脏腑放松,胸膈舒畅。这时自己能初步体会到轻松愉快的滋味。

呼气之后,随即不管呼吸,随意照平常一样呼吸,根本不问呼吸长短粗细和吐纳出入。

4.垂帘的两眼或微微闭合的两眼很轻松自然地用意识透过眼帘,以45度角默视盘腿的两膝之间,即默默地“观”着那一团地方,旧说所谓“牛眠之地”。

5.在观“牛眠之地”当中,虽然那地方空无一物,但在意识集中之下,它会自然地反映出脏腑气脉的盛衰情况。这些情况大约分为青、黄、赤、白、黑五种颜色,这是脏腑气脉反映的幻景;由于各人的气脉盛衰不同,所观见的颜色也有差别。一般的人,大多数先观见“蒙蒙如雾”的白色,或者如天上星子闪动的白光,而又会时时变幻各种颜色。

观见五色之中,以白光为纯正颜色。久久锻炼,各种颜色退尽,只见白光。白色的程度会由“蒙蒙如雾”逐渐变成“月光皎洁”,仿佛中秋时节的一轮明月,悬照在面前。把意识集中与这白光合而为一,则自觉皓月当空,遍体清凉,烦躁去尽,这已接近“清静境界”了。

6.在观看时,念头千万不可去追求“有光”。当各种光色出现时,更不可去理睬它,或者用力去观看究竟,只能把念头集中,平平淡淡地观看它,不管它忽而明显,忽而隐晦,或去或来,变大变小,有光不欢喜,无光也不着急,光来也观,不来也观,始终平淡轻松地观看“牛眠之地”。(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关于这一点,极为重要,关系到练功成效大小。这些光色虽然是“海市蜃楼”,都是幻景,但有它反映和影射的物质来源,所以旧说肯定认为它“虽幻亦真”。因为它有物质基础,当然有物质的作用,故能治病保健。练这种功夫下手很难的地方,即在此处,进步的关键也

在此处。但经过认真练功,一经入门,得着经验,则一得永得,不会退转,反而进步得快,能很快进入清静境界,获益无穷。

7.观见五色时,在最初第一个阶段,任它如何变幻,不可理睬。接着渐渐地五色退尽,只见一团白色光辉,洋洋滟滟,悬照当前,这表明已进到第二个阶段。这时如果观见白光中有青、赤、黄、黑的颜色忽然出现,则须用“吹”字口诀,对准那些杂色,“撮口抵舌”向它一吹,如像平日在生活中吹纸捻似的。一吹之后,杂色化去,会仍然只存在白光。但不可多吹和任意乱吹。尤其要注意,如果只有一种“紫色”,颜色鲜明,娇艳,柔和,不似光线强霸,千万不可吹它,它一样能使人入静,得到极好的休息。

8.观见白色光辉之后,把念头与它合而为一,意想“光即是我,我即是光”,“光我不二”,“我光如一”。这样,那白光即会与自己的身躯合而为一,先是感到接近的两手、两腿不复存在,自觉“化光、溶化无物”。这样久久锻炼,会逐渐遍及全身,自觉通体光明,空无一物,不知道自己的身躯存在何处,唯觉如像一轮明月,恬静生辉,光艳明朗,文风不动,旧说所谓的“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杳杳冥冥,其中有精”,这是指此。

练到这般地步,即到达“坐忘”或“忘身”的火候,也就是真正的“清静境界”。这使神经系统得到了极好的休息,精、气、神极易得到恢复,身体自然因此而很快增强了。

9.初练功时,时间不可太久,可由20--30分钟,进步到30--40分钟,再进步到40--50分钟,甚至可以再长一些,应依自己的练功程度而定,不可硬性规定,以练功后感到舒适为度。

10.要停功时,只把念头与光色分开,不集中在光上,则光色即会消逝,身躯也会显现出来。

11.收功下坐时导引方法,可参看前述。

12.此功虽然下手很难,不容易得着要领,但一经得手,就很容易上路。即使一时练习不好,观看不见什么景象,但只要能如法观着身心清静,也一样会有功效。这种功夫和炼气功搬运的方法不同,它不会发生运气出现偏差的流弊,这是这种功法的优点。

13.在练功当中,念头常常要开小差,不容易集中掌握,杂念纷来,妨碍入静。必须使用调伏杂念的方法来驱除杂念,纯洁念头,使它集中,一心一意地观“牛眠之地”,或者观面前已发现的光色,这样才能逐渐进步,练到与光合一的火候。

14.。当杂念已来,纷纷攀缘的时候,可轻轻张口,念一声“呸”字音,杂念即可消散。这个“呸”字要念“唇舌音”,而且要念得轻,以自己的耳朵能微微听见为度;而且还要念得急,要像机车“刹车”似的。经用这方法,念头即会停止。但不可随时乱念,一定要在杂念纷纷涌来的时机,才可使用。

邱守能按:这里我已经根据周潜川的原著修订了,只是收功和开始部分是我根据实际添加的,其他的都是和原文吻合。当然,方法其实根本道理是利用气机归一,潜阳和阴,不强调导引,唯守体外牛眠之地,气入中脉,所以比较安全。你的身体的上焦虚心上炎,下元虚寒,湿气不化,所以适合这个方法,剧烈运动的方法不适合你。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