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情思

昆曲·生活·道

国际软件学院软件工程庞蓓蓓

2011302580325

一位没有见过面的婆婆说过,要生活的有趣些才行,你开心,别人看了,也会跟着幸福的!

这样生活就好!

希望我们的生活能够多些快乐,多些情思。人生,需多惜。

昆曲,昆山腔中州调,唱念做打之间,悲欢离合,雅俗共赏。有人评价“爱到深思恍惚、恨到咬牙切齿、笑到花枝乱颤、哭到草木含悲。”这份美,像初春缠绵婉转的山间溪流,像冬日一片枝芽间落下的三分阳光,像空谷山涧旁柔柔弱弱却清淡孤寂的幽兰,缠绕着光影,疏离开岁月,自成文雅。

是我们遗失千年的文化审美,是灵魂深处对传统对古典热爱的一次邂逅。

那种美,让人心碎,仿若梦里的涟漪。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新的时代,新的文化,新的思潮,很少有人能静下心来听一曲悠扬婉转的调子,我们忙得不可开交,等不了一朵花开的时间。昆曲这门极致静雅的艺术,在多数人看来,似乎一直是文人雅士独自欣赏的专利,是一门束之高阁的高雅艺术。

以前读散文,读到“在人心、信息、知识都迅速更新的这个时代里,你还会不会相信永恒?在日月星辰都被证明不会永远的这个时代里,你还会愿不愿意不变?在对与错也无截然划分的这个世界上,你还会不会执著真理?当距离已经不再是生活的障碍,你还会不会相守一生?”真是想要落泪。听昆曲,品味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观摩那件花影重叠的衣,陷入那段隔世经年的梦里,有衣香鬓影,有几声叹息。

摸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得彩云偏。谁说少女的情思不是最美的天籁?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我们都曾有过闲愁,也可能有良缘相伴,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

除了精雅二字,我真真想不出什么可以囊括。

喜欢一句话,赏花有时,闻曲有道。昆曲的意境,近乎于道。不可名,不可说。

明初,梁辰鱼鼎故革新,以昆曲演传奇,大获成功,“四方歌者咸宗吴门”。昆曲演绎的是传奇,是爱情,是情思。发乎口、动乎心、盈乎耳,精深有度,奥妙无穷。

古代中国语境,少有见浓烈激情。而有六百多年历史的昆曲,自然不可能孟浪不羁。它只能细腻优雅、缠绵婉转、柔曼优美,缠绵悱恻,是昆曲爱情戏的热恋。

《庄子•达生》曰:“天地者,万物之父母也。”天有天之道,天之道在于“始万物”;地有地之道,地之道在于“生万物”。人不仅有人之道,而且人之道的作用就在于“成万物”。天人合一”是中国古典哲学的根本观念之一,是中国哲学的基本精神。打碎加于人身的藩篱,将人性解放出来,重新复归于自然,达到一种“万物与我为一”的精神境界,这也和儒家“天命之谓性”不谋而合。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